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官二代神隐经商,医疗产品质量屡屡违规

不仅财富积累的历程扑朔迷离,黄家的百合医疗在经营上也颇有特点。花朵财经原创

官二代神隐经商,医疗产品质量屡屡违规

不仅财富积累的历程扑朔迷离,黄家的百合医疗在经营上也颇有特点。

花朵财经原创

十三年前,戴伟健管理佛山市物资局,她的丈夫黄维郭走得更远,担任佛山市常务副市长,兼任国家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党组书记。属于典型的官场家族精英。

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有在物资局的母亲撑腰,黄凯自然顺理成章做起了物资生意。成立或管理的公司包括佛山市宏华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华晨经贸有限公司、佛山市益安贸易有限公司等等。其中多家公司被起诉,而黄凯担任高管的佛山市宏华贸易有限公司据显示有严重违法行为。

但这也不妨碍黄凯做生意,据说1999年黄凯已经做起了名贵鱼类的生意。1999年,经济尚不发达,国内对名贵鱼类的认知也不高,这个时候黄凯做名贵鱼类,不知都是什么人来买?这些人真不是有求于他父母才来买的吗?

1999年,马立勋、吴敏、李明、黄伟洪、荆文普,成立了百合医疗公司的前身即百合有限,主营一次性医疗器械、耗材。据称,马立勋所持股份是为表弟黄凯代持,黄凯正是戴伟健和黄维郭之子。当年马立勋出资25.50万元占51%的股份,据后来上市时的解释是,这笔钱是黄凯的母亲戴伟健所出。

比较蹊跷的是,我国公务员体系很长时间工资并不高,例如80年代多为40元每月,90年代才逐渐增加到200元,而后到2000元。尽管90年代末2000元的工资实际收入已经很高,毕竟当时上海的房价也才两三千元,一两个月工资就能买一平米,但是,要凑足25万元也并不容易。那么公务员之家的黄维郭和戴伟健是如何拿出这一笔钱的呢?对此,百合医疗只声称,出资是黄维郭和戴伟健共同财产。

2002年,马立勋再度增资51万元,百合医疗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仍系戴伟健、黄维郭夫妻共同财产。这离百合医疗刚刚设立才三年,作为官员,至少明面收入是很难在三年内拿到51万元的,那么这笔钱究竟是怎么来的?

由于黄凯自百合医疗设立起至2010年期间,未在百合医疗任职、也不参与经营,到2010年,马立勋忽然以1元/股的价格将所持百合有限(百合医疗前身)47.4%的股份转让给黄凯,因此一个合理的质疑是,或许黄凯等人根本没出资,2010年的转让,或涉及利益输送?

展开全文

另一种说法是,据相关规定,党员领导干部在职期间不得经商或办企业,同时,政府主要领导干部配偶子女不得在该领导干部任职地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百合医疗的前身百合有限注册于南海市,南海市由佛山市代管。黄凯的父亲黄维郭恰好担任佛山市的主要领导岗位,为避人耳目,才让黄凯表兄马立勋代持。

当时黄凯年仅19岁,毕业不久,怎么经营企业的呢?据百合医疗解释,当时医疗器械项目,是黄凯母亲戴伟健寻找的方向,依靠的也是戴伟健的人脉,这就解释了黄凯为何多年不参与经营。只是,确定是其母亲戴伟健的人脉,而不是其父亲黄维郭的?要知道常务副市长可不是一般的副市长,即使在市委常委中,常务副市长的序列也非常靠前,话语权很大。而管委会主任党组书记,则直接可以在高新区一言九鼎了。相对而言,物资局人脉就低不少。

2007年,黄维郭辞去佛山市政府职务,3年后,2010年,黄维郭满足了官员离任3年内不得经商的要求,此时已经不需避嫌,故而着手让马立勋转让股份。

2007年至2010年,黄凯两度增资433.5万元,据称来自黄凯本人创业。在这期间,黄凯的佛山市宏华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华晨经贸有限公司、佛山市益安贸易有限公司等均从事机油、煤焦油、润滑油等化工产品的经营,2004年至2008年就获得近1.6亿元的现金进账。而这期间恰好是其父亲黄维郭在佛山的任期。目前三家公司均已悄然注销,是否有不可为外人道的秘密?

2017年,黄维郭出资1000万元,入股杭州叩问,2019年,杭州叩问以总价6000万元收购百合医疗创始人股东李明的股权。离职后10年,能轻易拿出1000万元资金,并与私募公司联合收购,颇令人玩味。

百合医疗称,若黄维郭戴伟健夫妇资金行为有违法违纪,法律后果由黄维郭承担。也就是万一事发,黄维郭去监狱,财富仍归黄凯。

但这一担心可能有点多余,2020年11月,佛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出具复函:未发现黄维郭同志在担任佛山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期间存在经商办企业及违反当时适用的公职人员及其子女经商办企业相关党纪法规的情形。

如此看来,这亿万身家彻底合法了。

抛开扑朔迷离的财富历程不谈,黄家的百合医疗在经营上也颇有特点。

2018年5月,上海虹口市场管理局对上海美罗医药销售的第三类医疗器械“艾贝尔”一次性无菌输液延长管进行检查时,美罗医药无法提供该无菌输液延长管的医疗器械注册证。而在标称医疗器械注册证中也无法查到该医疗器械的标示规格,系未依法注册的医疗器械。其生产厂家,正是百合医疗。

2018年8月,贵州药监局对百合医疗子公司博新生物销售的血液灌流器进行抽检,结果发现不合格。

2018年10月,药监局在检查通报中披露,现场检查共发现广东百合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项严重缺陷,13项一般缺陷,并指出百合医疗生产质量管理体系存在严重问题。

2019年1月,佛山市药监局发现百合医疗生产并销售未经注册的一次性无菌输液延长管样品。

这有把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心上吗?就这,也敢奔着科创板上市?

百合医疗自称,从事国内高端医用耗材,能与国外产品竞争。实际在2016年百合医疗的招股说明中,还称自己是从事医用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9年科创板一推出,百合医疗居然摇身一变成立高新技术企业,自称是从事创新医疗器械的研发和产业化应用的高新技术企业。这变化速度实在是令人惊讶。

更令人惊讶的是百合医疗的毛利率,2017年毛利率为61.04%,2018年主营业务毛利率为60.93%,2019年主营业务毛利率为60.93%,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完全称得上暴利。

那么未来能否保持这个毛利率呢?2019年国务院发布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办法,2020年已经在心脏支架上推行了带量采购,大幅降低了支架价格,那么带量采购推行到百合医疗的耗材上,价格与利润会否大幅跳水呢?

但,黄家的百合医疗一路走来都是创造奇迹,说不定还会再来一次奇迹呢?

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cba竞彩官方_在线购彩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sophy.cn/3744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