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身处内容爆炸的信息时代,争夺用户的注意力的战争也随之打响。近日,一则由腾讯视频等巨头联署的《倡议书》,让这一竞争的态势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身处内容爆炸的信息时代,争夺用户的注意力的战争也随之打响。近日,一则由腾讯视频等巨头联署的《倡议书》,让这一竞争的态势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倡议书》由腾讯视频、优酷等视频平台,携手超过500位艺人联合发布,呼吁有关部门对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管理,简言之,长视频平台及艺人以版权为由对短视频平台发起了冲锋。

据豆瓣、微博的知情人士爆料,此次联署实际由腾讯牵头发起,肖战、赵丽颖、杨紫、杨幂、迪丽热巴、杨洋等一线艺人也确实均是出自腾讯旗下。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因此此事件不免被网友与近期腾讯屡次卷入的垄断诉讼联系起来,成为网友口中腾讯借由行业优势地位,限制竞争对手发展的又一例证。据公开资料显示,剧集互联网版权,腾讯视频覆盖率超50%,对票房过亿的国产电影互联网版权覆盖率更是高达82%。

当然也有声音认为国家版权局等部门联合推进的“剑网行动”本就有规范短视频领域的职责,创作者须在获取授权后,方可进行涉及影视作品内容的短视频创作,这样影视剧知识产权得以保护,才能让行业生生不息,激励更多优秀作品。

值得玩味的是,长视频与短视频之间不睦并非历来如此,事实上两者之间度过了漫长的蜜月期。

展开全文

短视频——票房放大器

Wind统计数据显示,在《阿凡达》带动的观影风潮下,中国于2010年迎来了第一波高速增长,票房首次突破100亿大关,达到了101.7亿元。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之后中国电影票房增速不断加快,2015年票房达到了440.7亿元,年度同比增速也达到了48.68%的峰值,观影人次12.6亿,电影正式成为了大众娱乐消费形式。

这其中除去资本大量涌入、影院建设加速、优秀影片不断等因素,伴随着短视频兴起的营销形式变革同样功不可没。

相对于传统宣发模式,短视频因为与电影本身内容同源,加之短视频平台的精准推送算法,大大加码了电影新片的广告效应。当年的《夏洛特烦恼》、《港囧》等影片都是短视频浪潮的受益者。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与此同时,短视频的传播效应也成功撕下了当时资本炮制烂片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上海堡垒》的票房扑街宣告了流量明星+热门IP圈钱模式的终结,当年短视频为观影者“排雷”的情况屡见不鲜。

直到今年年初,短视频对电影票房的助力作用依然明显。

《你好,李焕英》票房大爆背后也有短视频的身影。来自巨量引擎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影片上映前,抖音达人发布了近1500条视频,普通用户发布了约2万条视频;上映的十天后,抖音达人发布了4000条视频,普通用户发布了近400万条视频。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这些短视频的热度与电影票房走势呈现出极为高度的正相关,短视频对于电影票房的贡献显而易见。

不难理解,相关短视频对于腾讯视频、优酷等长视频平台的播放量、会员付费量自然也同样能够起到巨大的积极作用。

虽然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如今长视频平台已经不显示内容的播放量,但是通过长视频播放时大量类似“抖音观光团”、“快手观光团”、“xxx(短视频UP主)那里来的”等弹幕,也不难看出短视频对于对于影视剧的“带货”能力。

那么,为什么腾讯等视频平台要动用版权大棒,打击短视频平台?

“注水”的影视剧

短视频确实对优秀的影视剧有极强的“带货”效果,很多观众会因为一个情节“对味”而选择去观看完整的作品。

然而很不幸地,如今的影视剧集却大量充斥着“注水”的情况,情节铺设温吞,故事展开缓慢,看得人昏昏欲睡,只得打开2倍速才能勉强忍受。

过去就经常有制播方在利益上达成一致,通过增加无用的情节、冗长的台词、无意义的空镜等方式,来给剧集“注水”。

如今网剧时代,制播均由平台一方完成,“注水”自然愈演愈烈。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例如张若昀即将定档的电视剧《霍去病》,就把史书上寥寥数笔的冠军侯的故事,生生注水到了90集,网友表示这已经不能叫注水了,这叫“泡在太平洋里了”。

因为电视剧按照集数采购,集数越多价格就等比例上升,为了收回演员的高片酬成本,注水成为了必要的手段。数据显示,从2014年开始,41集以上的电视剧比例就开始持续上升,尤其是41-50集长度电视剧。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为了应对越来越空洞的剧情,2倍速都已经不能解决问题,类似“5分钟看完《xxx》第xx集”这样以“挤水分”为标题的短视频大量出现也就不难理解了。

腾讯视频们也许认为这种“5分钟看完xxx”的短视频影响了自己平台的播放量,殊不知对于这种注水剧,就算没有短视频,大家大概率也不会去看。

另外,单纯注水的剧集,可能还不算“罪不可赦”。伴随着流量明星的向剧集领域的进军,电视剧质量也越来越一言难尽,演员表演尴尬,剧情不知所谓的剧集层出不穷。例如张一山版《鹿鼎记》,赵丽颖主演的《有匪》等,剧集本身质量就很低,却反而是吐槽剧集、演员的短视频引起了观众的狂欢。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如果硬要将《鹿鼎记》、《有匪》们的滑铁卢怪罪给短视频,而不是反思自己,那么平台将会继续生产这种工业垃圾。非要将《无极》票房失利甩锅给《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除了向大众展示出欠奉的气量,并不会对今后的创作起到什么正面作用。

与其寄希望于封杀短视频,为何不努力提高自己影视剧作品的质量?

新文创——鲜肉制造机

作为本次联署倡议书,呼吁国家对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管理的牵头人腾讯,事实上对版权的态度一直是比较模糊的。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例如就在上个月,腾讯被曝出在加速器页面公然以2.8元的价格售卖《鬼谷八荒》等Steam离线版游戏,即明码标价贩卖盗版游戏。事情持续发酵之下,最终腾讯不得不公开发布道歉声明。

这里替腾讯说一句,也不是所有的游戏腾讯都卖Steam离线版,和腾讯有合作关系的游戏工作室,就不会被这样对待,例如同样是国产游戏,登录了腾讯WeGame的《太吾绘卷》就没有加速器离线版。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另外,就是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阅文事件”了,在更新合同时明确说明,与平台作者的关系为“聘请”,而非雇佣关系,不提供法律要求的劳保社保等待遇,同时作为被聘请的“枪手”,作者并不拥有小说的版权,阅文才是原作者。

从数次事件来看,腾讯似乎对于版权问题拥有“灵活的价值观”。

有趣的是,这几个事件之中,冥冥中还有联系存在。

就在阅文事件爆发之后不久,一篇名为《腾讯的背水一战》的文章在网络疯传。

文章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腾讯与短视频之间的流量战争,为了避免社交管道化,腾讯设计一了一个从源头IP做起,打通整个内容产业链的思路,叫做“新文创”。

简单来说,“新文创”就是一套可复制的流水线流量明星打造机制,从小说IP到综艺到影视剧,批量生产流量明星。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例如本次也参与联署了倡议书的肖战,其身为哇唧唧哇的艺人,而哇唧唧哇背后是腾讯。其大火就是从电视剧《陈情令》,腾讯出品。

《陈情令》改编自动漫《魔道祖师》,同样腾讯出品。这部漫画是小说改编的,小说连载于晋江,晋江背后仍然是腾讯。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同时,著名综艺《创造101》也是腾讯与哇唧唧哇一起搞的。

《腾讯的背水一战》一文中,将肖战称为“纯血流量”,即全程在腾讯安排下制造出的流量明星,没有任何偶然性,可以流水线生产。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从去年“227事件”以来,肖战及其粉丝不断撞在各个枪口上,却能够奇迹生还,还活得很好,一首首的凉凉都改变不了割割不糊的命运。因为其作为腾讯打造出的“新文创”第一个丰碑,是无论如何要“支棱起来”的。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相比之下,过去“看天吃饭”的内容创作模式,一个爆款、一个明星的诞生都充满了偶然性,这中模式效率太低了。“新文创”可以凭借IP和影视剧、综艺节目进行针对一个明星的超强曝光与轰炸,直至造出一颗流量明星。

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全过程的可控。庞大的网文作者群体是IP制造池,电视剧集的质量也不用多高,平均水准流水线产品,加上IP轻松就可以制造曝光。

然而,短视频对网剧的“挤水”和吐槽,却在加速用户从长视频领域的逃离,腾讯的“新文创”被釜底抽薪了。

版权——垄断的核武器

企业之间的竞争与国家之间的博弈无异,只有永恒的利益。

腾讯对于版权、著作权的双标,无疑时完全从自身的利益出发。当我要借用你的版权时,我就管你叫“小舔甜”;当你要侵犯我的版权时,那就“这不行,牛夫人”。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更何况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不但是在从腾讯长视频手中抢夺用户的注意力,更是在跟腾讯的短视频平台直接竞争。

腾讯不但早就曾推出过微视,如今也还在尝试努力以微信视频号进行短视频赛道的突破。抖音2021Q1日活峰值达到了7亿,均值超6亿,错过如此巨大的市场机会,自然是触手无孔不入的腾讯所不能容忍的。

类似的场面,腾讯确实也见多了。版权大棒,是最好用的核武器。

例如在游戏直播领域,腾讯就多次使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巨量的游戏版权作为武器,起诉其他游戏直播平台侵权,在判决中,法院采信了腾讯关于“游戏公司对游戏生成画面享有著作权”的诉求,极大地打击了其他游戏直播平台。

如今,手握斗鱼、虎牙两大游戏直播头部平台,腾讯已经掌握了游戏直播领域的话语权,对于自家游戏,放量推广,并利用行业领先地位,对于其他厂商的游戏,严格进行限制,防止其他游戏做大。

比如此前网易寄以厚望的《第五人格》手游,就在临发布时,遭到斗鱼、虎牙的先后取消专区,导致游戏推广效果不达预期。

对此,网易专门发声明称:“在企图依靠强制手段垄断用户选的的友商胁迫下,两家直播平台先后撤掉了第五人格直播专区……试图以不正当的方式阻碍广大侦探们的脚步”。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虽然在声明中,网易没有明确说明友商的身份,但是其配图中的邪恶企鹅与熟悉的红围巾已经将对手直接点明了。

正所谓太阳下面无新事,在短视频领域腾讯显然故技重施,寄希望于利用手中的影视综版权与关系绑定合作伙伴与艺人扩大声量,向监管部门施压,抹黑短视频平台,借以实现在短视频领域的反超。

事实上,腾讯实现了对于长、短视频领域的双重垄断之后,行业将会面临着什么,也并不难猜测。

其他短视屏平台清理无版权内容自不必说,但在《倡议书》中第三条提到:“……即日起严格遵守现授权后使用……”,第四条甚至还表示:“……未经授权,不随意发布影视作品内容拍摄过程中与演员相关的拍摄花絮、现场物料、路透视频等”。

也就是说,在若《倡议书》内容成真,短视频创造者无疑将会彻底失去对影视作品的解释权,腾讯的封锁已经收紧到连花絮、物料等内容都不允许发布的地步。即便是一个观影、观剧建议,都要“现授权后使用”。

不难想象,届时批评的声音将不会被腾讯允许。

长短共赢

我们不妨当下就到B站和腾讯视频同时搜索张一山版《鹿鼎记》,可以看到B站搜索结果都在吐槽这部剧毁原著;但是腾讯视频就是一些很正面的介绍与剪辑。届时腾讯将再次为“新文创”迎回话语权。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但是,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参考淘票票的电影评分,大家都9分以上,那就等于没有评分。

同样的,长视频平台将会失去短视频这个优秀的营销平台。

北京市文化娱乐法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刘毅表示,长短视频的合作共赢早已是行业和监管部门的共识,外界对于短视频版权问题没必要过于焦虑。

我国《著作权法》第22条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作者或著作权人的同意,亦不必向其支付报酬。

因此,在合理使用范围内,就不存在“先授权才能使用”的情况。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5分钟看电影”类型短视频鼻祖之一——“谷阿莫”,就曾在2018年被“西半球最强法务”迪士尼告过侵权,但此案仍然没有判决,谷阿莫也始终没有停止更新。

长短视频的爱恨情仇,腾讯们能杀死“五分钟看电影”吗?

事实上,2018年3月22日,广电部门就曾下发通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秩序,不过更多是对未经审核内容的二创,及低俗、扭曲的二创作品为主,并没有打击到短视频的快速发展。

相对的,目前短视频平台很多精品的内容,在原作的基础上,对影视剧进行详细剧情解析、视听语言解构,作为原作的补充,已经产生了全新的文化价值,对于提升大众文化审美、赏析鉴赏力都是有意义的。

另外,经过几年的发展,围绕长视频的短视频制作已经形成了巨大的产业,从业者众,盲目使用一刀切的方式处理,容易影响社会稳定,也不是监管部门的行事风格。

综上所述,长视频与短视频之间并不是零和博弈,反而是相互促进的共生共赢关系。优秀的长视频内容会催生高品质的短视频内容,短视频内容也能够为优秀的长视频引流,为粗劣的长视频“挤水”,去芜存菁。

当然,如果腾讯只是借版权之名,以长短视频矛盾为幌子,行“为视频号进行不正当竞争、谋求短视频垄断”之实,那只能说一句“耗子尾汁”。

说一千道一万,作为长视频、网络小说、漫画、短视频等完整内容生态链条的掌握者,希望腾讯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生产更优秀的内容上。著作权的初衷是为了激励生产者产出更多优秀内容,而不是用作排挤竞对的手段,进而形成行业垄断,心安理得地产出劣质内容。

编辑:杨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cba竞彩官方_在线购彩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sophy.cn/3625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